Close Panel

首頁 > 山下講堂
2016/09/06

田野課程活動總覽

長期課程

【自然生活課:2016年秋季班】
 課程時間:2016/9-2017/1,每週三下午13:30-16:30
 詳細資訊:http://goo.gl/0ecnKK
 線上報名:http://goo.gl/2rMJF6









短期課程與營隊活動

【野溪水田的生活探索課】
 課程時間:
  2016/9/24下午14:00-20:00,並在田間共用晚餐
  9/25,上午9:00-12:00
 詳細資訊:http://goo.gl/rF6X5n
 線上報名:http://goo.gl/Bu7jA3
 電話報名:03-8662189;0912-767475





















 
2016/01/23

春天,四月。
鯉魚山下,芝麻田裡,生了大氣。

「有甚麼意義!?
老子開心,我想有自己的麻油,
我開心,這就是意義!…」

那一天,我帶著2個學徒、6個媽媽和夥伴,
一群人,或蹲或跪或趴,
大家低著頭,為芝麻小苗除草,意志消磨著,
氣氛不好,接近臨界點,因為腰痠,人累了。



這時,阿金出現。一位多年的農夫朋友,善於精算。

他在田邊訕笑、碎念著,提出精明的看法,在這最關鍵的時刻,總是。

「哼哼~~你們這麼累,有甚麼意義!?一斤芝麻能賣幾個錢,花這麼多人工,不會賺錢啦!」

訕笑,是阿金的風格。我當然懂得,那是一種善意的提醒,
種芝麻的收入,遠低於媽媽和伙伴們的工資。
這種數學十分簡單,用膝蓋就算得明白。

但是有一種東西,誰再精明也算不出來的,就是「我想。」

你想著錢,我想著麻油,還有我那祖傳給我的麻油雞手藝,老媽給的。
你當然不會懂,那個香氣、那個情感,那麼迷人。

小時候,到外婆家幾天,早餐常會吃麻油雞飯或麻油雞湯淋白飯,
外婆的麻油雞很厲害,老媽把他傳給了我,
麻油爆香,等老薑脫水乾癟,吸足了油氣,翻炒川燙過的雞肉,
反覆幾番,加入2罐的純米酒,蓋鍋燜燉。
廚房飄來的麻油香氣,怎麼說也許都不會懂。
傍晚,站在老媽的廚房外,你會就懂了。

我的故鄉,台南安定,是台灣芝麻最重要的產地。
回台南過年時,老媽會給我帶回幾罐自己榨的麻油,
附近的村子,有一個叫「油車仔」的村莊,
上學途中經過,窗外總會飄來濃濃的麻油香,那是個專門幫人家榨油的村落。

「油車間」就是有榨油車的小房間。種芝麻的人,在年底冬天了採收芝麻,
都會把芝麻送到這個村子,做成一整年要用的麻油。
從小到大,這是我家的麻油。

種芝麻這回事,有沒有賺錢,我確實沒想過。
我想到,我外婆的麻油雞。我想到,老家自己榨的麻油.。

我知道,我想到的,你都不會想到。
那是一種記憶,一種情感。不曾的,就不會懂得。

我的田地,在壽豐之北,偏台灣的東北方,
這裡有非常非常看天吃飯、或說隨遇而安的風土,
春雨走得晚、夏季颱風多、北風來的早。



芝麻的小苗怕陰雨、高了大風易倒伏、陰天不能日曬,
在這裡種芝麻,不只要能神算,還得很有膽識、敢賭賭運氣。

我其實也不笨,原本並沒有要自己種芝麻,這裡的風險實在難料。
我問了大嫂的媽媽,她住在我台南老家附近,是很資深專業的芝麻農夫。
他說,村子裡種芝麻的農夫,沒有人會願意幫我種有機芝麻,不可能。
就因為,草。

草,一直視是有機種植的難題,芝麻,尤其怕草。

芝麻,種子小如螞蟻,苗當然也小。
小苗長得奇慢,20公分高大概要一個月,黃豆不過2個禮拜。
這一個月,雜草前趴後繼,不斷地包圍小苗,雙手除草至少要三次,
第一次除草最痛苦,小苗不過5公分,容易失手拔動淺根,定會夭折。
蹲著除草,不久之後定會跪地,幾分鐘後又得蹲起,

蹲久腰痛,只好跪地。跪久膝痛,只好蹲起。
真是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很多農夫撐不過這一個月,不是任由草盛芝麻稀,就是噴除草劑。

這一個月,還得擔心雨水,芝麻小苗非常怕雨,
怕滂沱大雨,小苗會被打飛離開土壤,
也怕綿綿細語,莖會開始爛掉,看著她們一個一個倒下。
撐得過第一個月的苗期,芝麻會快速長高長壯,超過一個人高。
這時候,草已經不是對手,雨也不太怕,都只是小麻煩了。





三個月以後,又會進入令人緊張的採收期。
這個時候,得每天盯著氣象,等待算計著一個連續天晴的禮拜,
那個禮拜,還得大部分芝麻已經成熟,才能動手採收。
採收的芝麻捆成束、立在田中,這個工作量十分龐大,
且只能靠人力,台灣到目前為止,一台採收機也沒有。



日曬的時間,是所有雜糧中最久的,至少要一個禮拜,
運氣若差,遇到下雨、再出太陽,種莢爆開、芝麻落地,那如覆水難收。
能走過曬芝麻這一關,需要老天眷顧。

曬好了芝麻,敲篩芝麻算是有趣的工作了,孩子們特別喜歡。
把芝麻枝條倒立,稍微敲打,芝麻就會從列開的種莢滑出。
用篩子過濾落葉碎枝之後,再用電風扇吹離不好的種子和微小碎屑,
就能得到美麗的芝麻。


今年,種芝麻第三年了。

第一年,春雨,芝麻一個個倒下,完全在掌握之中。
第二年,春雨依舊。
今年,苗期春雨少、採收期酷熱又乾旱無雨,颱風也晚來。



感謝天,讓我們有了自已的芝麻。
時序進入下一個難料的颱風季節,颱風蘇迪勒剛剛走,
我又種下了新一期的芝麻,開始了芝麻田裡的冒險。

今年冬天,我就要榨自己的麻油了。
那時,走過廚房窗外,你就會懂得了,我愛的冒險。


觀看更多照片:【種芝麻,哼!?】相簿

 
2015/07/06

 

2011年,我把菜舖子搬進一個小村落「平和」。
為了回到我那可愛的小村。

我的故鄉,在台南一個鄉下的小村落。
小時候,那是個非常可愛的小村。
村子遠處,有曾文溪流過,那是條一百多公尺寬的大河,
大雨過後黃流滾滾,夜行的鰻魚就藏在其中,
大雨過後,我一定會窩在河邊草欉裡,釣鰻魚。

村外不遠,有廣闊的稻田,
縱橫阡陌間的小圳溝,躲藏著無數的螃蟹和蝦子,
小圳溝穿過高速公路下的黑暗涵管,
那兒是大土虱的巢穴,每次經過,都會被吸進洞裡,
一直到洞口光線暗了,才不甘願地爬出來趕快跑回家。
我是廟口廣播聲尋人啟事的常客,
常常玩過了頭,過了吃晚餐的時間。

從小,我就是個小幫農,課後的下午,我常常在田裡幫忙採蕃茄,
每一個人家都會有田,去隔壁雜貨店老闆水盛伯的田幫忙,
他會給科學麵和沙士做交換,有時會給冰棒。
那是個交換多餘的美好年代,
從小在大河畔長大,我當然是個釣魚高手。
常常有村人送自家採收的水果給我老媽,那其實是我送去的魚換來的。
說小村可愛,是因為那好玩的田野,也因為那友善的村人們。

是的,我想念那可愛的小村,她已經不存在了。
「平和」在鯉魚山下,荖溪穿過人家,有美麗廣闊的田野,
也有知足友善的村人,很像我的故鄉。

但是,她跟一般的村子一樣,田地多荒著、青壯人口嚴重流失。
我的孩子菜菜子在村子的國小唸一年級,學校的孩子的爸媽,很多不在身邊、多在外地工作。
我想守護這個村子,努力用菜舖子的力量,讓村子變好。
讓田地有人耕、種田的人能有穩定的收入,我相信一切就會跟著慢慢變好。

所以,我決定把菜舖子搬到平和。

要搬到平和小村並不容易,大部分閒置的房子多破舊如廢墟一般。
我選了一個空間大一些的廢墟,租了之後花了一整年的時間,
和超乎預料的花費,把菜舖子完整的安頓下來。
接下來的三年,我們一步一步實踐著支持村落的理想。


開山下講堂,讓孩子過真正的村落生活

我另外又租了三個老房子,成立了「山下講堂」。
它們也都是廢墟般的空屋,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成立這個講堂,是為了帶領孩子們過好的村落生活,讓它們愛上村落。

我們和村子裡的平和國小合作,開設課後輔導班,這是不一樣的課輔,
上的是自然生活課,校長說我們是全縣唯一不用寫作業的課輔。
課程設計都是以田地和村落生活為主體,
包含了自然手作(木工和自然建築為主)、自然農耕、手作食物、生態採獵四大主題,
目的在把村落生活的所蘊含的知識,傳授給孩子們。

我們帶孩子們一起作麵包窯、一起做野地木工、一起種田、一起採收作果醬、一起設陷阱抓青蛙。
我相信,村落和自然野地,將開啟他們不一樣的未來。
那是我所走過的路。



陪伴媽媽們,從事自然農耕、換取生活收入

住在村子的時間久了,和喜歡種田的媽媽們漸漸熟了,我開始引導她們從事有機耕種。
她們並沒有自然種植的觀念,所以我們設計了一個合作方案。
從犁地翻耕、雜草抑制、肥料的選擇與施用、一直到收成的整個管理,
都必須按有機甚至自然農耕的標準,我們陪伴提供一切的諮詢輔導與協助。

田裡的收成由菜鋪子負責銷售,媽媽們可以放心種田,放心的換取生活收入。
菜舖子有固定的社群家庭,也很清楚她們需要的食材。
我們把這個需要和媽媽們想種的作物連結起來,一起討論確認每一季的種植計畫。
這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合作,今天春天,合作已經開始。

現在有四個媽媽,在她們的田裡,種下了蘆筍、山藥、薑和地瓜,用自然的農耕法。
這樣的合作看起來很微小,但卻是很美好、也很重要。
它確確實實地可以給村子裡的媽媽小農,帶來生活的改善。
我們正持續運用菜舖子的力量,擴大這樣的合作。



成立農法學堂,迎接青年農人回來

在村子,一直都是搬入的人少、離開的人多。離開的,大都是年輕人。
還是有不少年輕人,喜歡從小長大的家鄉,
但是,村子裡都是一般人家,沒有什麼工作。
我試著用菜舖子所建立的社群力量,給年輕人喜歡的工作,讓他們有機會回來。
於是,我在山下講堂裡頭,設計了「農法學堂」,為了要讓自然農耕變成年輕人喜歡的工作。

這個學堂專門收年輕的農夫學徒,教授「自然農耕法」,
許多年輕人來到村子,學習不用肥料與農藥、也不太需要除草和翻耕的農耕法。

這個學堂也教授「自然生活法」,
農夫不能只是會種田,還要會木工和自然建築、會料理和保存食物等等。
這是我對學徒的要求,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人,確實大大減少了生活上的金錢需要。

學堂復耕了村子裡的3公頃休耕地,作為實習農場,
而且提供免費的餐食和住宿,讓他們能夠很實際且安心的學習。

今年,其中一個學徒阿瑋成熟了,決定留在村子裡,成為新的村人,真是令人高興。
我們為他在村子裡租了一塊田,一起討論種植計畫,種下了黃豆,
由菜舖子會負責銷售收購所有的收成,他只要安心的種田。



如果不為了村落

這個小村子外的山下,
有廣達一百公頃的有機專區,裡頭有10來個有機農場。
這麼大面積的有機農場,沒有其中一個農場是屬於村人的、
沒有一個孩子會去農場玩耍、農場不會設想給村人工作、
也不會與村人們合作。
這是沒有村落的農業。
農場再大收入再好,村子也不會變好,誰會關心村子。
這幾十年來,台灣的農業,就是這般景況。

這個村子,本來是個退輔會所屬的「大同農場」,
農耕是村人的生活,也給村人溫飽。
三十年前,村子的農場關了,成了沒有農耕的村落,
溫飽的工作沒有了,孩子的遊戲場也沒了,生活就變了。
人搬走、屋子空了,村子沒落了。
沒甚麼人認為,村落就是該有農耕;
沒甚麼人認為,土地可以養活人。
於是,搞開發、搞觀光,弄得只剩下迎合觀光客的生活,
誰能受得了那種日子。

如果農業不是為了村落,那是為了甚麼呢?
農耕之於村落,就像靈魂之於身體。
沒有村落的農耕,就像遊魂,沒有了身體,那要怎麼傳下去?
沒有農耕的村落、只剩空軀,沒有了靈魂,那要往哪裡走去?

這幾年,我讓菜舖子下鄉,就是為了村落。
為了在村落建立自然農耕,為了讓田地養活人。
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陪伴和追求,需要一群人長期穩定的支持,才能持續向前。
朋友們,如果你也認同這樣的理想,請加入我們,讓我們有更穩定的力量。
讓我在小村裡,施展你們的力量。

 
2015/06/29

夏天的傍晚,老爸總是很快就吃完晚餐,天還沒暗,
每天這個時候,他就會出門,到夜市擺攤,深夜十一點後才會回來。
我趕快吃完晚飯,迫不及待地準備開始我的黑夜遊戲。
在鄉野裡,夜晚多麼令人期待,動物開始出沒。
我的黑夜遊戲,就是打獵,把牠們抓起來。


夏天即將到來的下課後,我忙著準備陷阱。
帶了小鋸子到溪邊的竹林裡,取了些大竹管,
偷偷跟阿嬤借了柴刀,把竹管劈成了40㎝長、拇指寬的細長枝條,
綁上從村子裡小釣具店買來的魚鈎,讓鈎子懸在空中離地30公分。
這就是個簡單卻很厲害的陷阱。

如果你和我一樣在小村子長大,應該也做過這個陷阱。
黃昏時,走在田裡,頭上會突然冒出群舞的飛蚊,
稻田間,飛蚊一出現,青蛙們就會呱呱地叫了起來,此起彼落的。
沒錯,陷阱就是用來捕抓青蛙的。

趕快很乖的把晚餐快快吃完,用報紙包藏著陷阱,
帶著一盒新鮮大蚯蚓,前一天從田邊芭蕉欉下翻挖來的,
和我的死黨小蔡,拿著小小的手電筒,進入黑暗中廣闊的稻田。
下課的午後,已經先把稻田選好。

稻田怎麼挑呢?當然是挑大青蛙藏得多的。
青蛙很怕太陽光,皮膚一乾了就會沒命,
喜歡剛剛好的水深,身體泡到水,眼睛鼻孔稍稍冒出水面呼吸,才舒服。
水淺藏得是小青蛙。水太深也不行,青蛙反而待不住。
水要深得剛剛好、剛剛好藏大青蛙的深度。
稻子也要密一點、高一些,青蛙膽小得要命,隱密才有安全感。
到底多深才好呢?青蛙會告訴你。收獲好,你也就會懂了。

國中之前的夏天夜裡,這就是我的夜生活。

夜生活都一樣的,都是個冒險。
夜裡跑到暗濛濛的田裡,回家被老媽發現了,就死定了。
九點是致命時刻,一定要回家,因為老媽的雜貨店差不多準備要打烊。
這個時候,一定要突然冒出來,假裝在家剛寫完功課,要上床睡覺了。
小時候不會有手錶,也不會看星斗,但是我都看燈火。
田附近農家的早睡,家裡燈一盞一盞開始熄了,
尤其八點半早睡的老兵伯伯家暗了,一定要趕緊收好陷阱,把麻布袋裡的青蛙藏好,回家像個乖小孩。
農夫白天勞動累了,隔天一早還要下田,都撐不過九點的,
看燈火很準的,從不曾失誤過。

但夜路走多了,還是遇到鬼了。
倒不是栽在太晚回家,我是自投羅網的。
漸漸的,我愈來愈瞭解青蛙,很快的,成了厲害的高手。
我的收成非常好,好到可以帶回家孝敬父母了。
有一天,我待了一袋青蛙回家給老媽,被老爸發現了,
老爸可能夜市擺攤累了,還有,我忘記了他是一貫道的信徒,
糟糕,他吃素,我死定了,
我還記得跪在地上,媽媽拉著老爸說,不要再打了。
我嚇死了,不過只是幾天。

誰受得了好玩的事,皮肉痛只是教訓,我真是太笨了。
於是,我把收成愈來愈好的青蛙,送給了隔壁的秋嬸和鄰居們。
他們很喜歡我,因為我常送去釣到的魚和青蛙。
秋嬸很疼我這個乖小孩,因為我還常幫忙衝到菜市場買蔥蒜,
她煮午餐的時候,常常會大聲呼叫我。
因為太疼我,他有一天突然跑到我家,跟我老爸說,
裕阿(就是我)這個小孩真乖,送他青蛙,還要命地說「青蛙很甜喔」。

下課之後,老爸突然把我毒打了一頓。
秋嬸遠遠聽到慘叫,柱著拐杖過來說「麥擱摃阿啦~~」。
這次,我真的嚇到了,老爸抓狂了。
所以,不能再這樣子了。

我決定把青蛙拿到菜市場賣,跟我老爸一樣,在市場擺攤。
看來打罵教育真的不管用。
跟隔壁攤的阿婆借了秤,我們就在菜市場賣起了青蛙。
當然,我躲在幕後,阿蔡負責秤斤兩,因為菜市場就愛我家對街。
於是,我最早賣的不是菜,是青蛙。

上了國中的第一年夏天,我沒有了夜生活。
不是功課壓力,在鄉下學校還算輕鬆。
暑假剛開始不久的一個晚上,我突然抓不到幾隻青蛙,
連續幾個晚上,收成都很差。
看見田邊的墳墓墓碑,特別合掌拜拜,唸請多多幫幫忙,也沒用。
不久,我就放棄了。
第二年的暑假,情況一樣。
青蛙不見了。

長大了我才知道,1970年代開始,農藥普及在台灣各地的鄉村,
不到10年的時間,我也失去了那可愛的小村。

沒有了夜生活,也沒有了夏天。

又十年,南科工業區來了,村子沒有了農業。

我回不去了,我那可愛的小村,不見了。

 
2015/06/25

我在乎村落裡的農人、媽媽和孩子們,
因為我是來自村落的孩子。

我是這樣想的…
『如果因為我們的力量,
讓從事自然農耕的大人們,
能換取生活需要的收入,
也讓孩子們在大自然裡學習,
開啟他們與眾不同的天賦,
村落的土地田野,
也將因此得到守護,那有多好。』

所以,三年來,
我用大家一起吃的這一股力量,
讓菜舖子下鄉,進入一個小村落。
專注投入一切的心力,
努力朝著這個理想國度走去。

我親愛的朋友們,菜舖子不只是賣菜,你們也不只是買菜,
你我正在參與一場「支持村落」的小革命。

我要特別邀請你們,來到這個小村,為了感謝相挺。
那是一個夏日的午后,我們一起漫步山下田野裡、跟著農夫一起採收食物、
和媽媽一起親手做食物,享受野地窯烤的幸福。

希望,你能帶著孩子一起來,讓孩子參與這一切。
讓他們一起看見,為我們種食物的農夫、為我們做食品的媽媽,還有那真正的田野。

請別擔心孩子,我們給孩子們安排了的一段田野時光,他們會玩得開開心心。
我們放心的聊聊天,聊關於食物、關於農夫和媽媽、關於自然農法、關於孩子、
關於這個支持村落的理想,還有那一切,你想知道的。

 

我們在一個小村子裡,一邊自在生活,一邊走向那美好的烏托邦。
我們有一群農夫,一早就在那田野裡,埋首耕作純淨的食物;
我們有一群媽媽,忙著理菜做加工,用雙手守護你的孩子和家人們的健康。
我們陪伴著一群孩子,在山下講堂的野地生活課裡,成為自然的孩子。

我們喜歡做木工蓋窯、施展天賦的雙手,造自己的天地,
我們喜歡窯烤醃釀、領受陽光的造化,作自己的食物。
在這裡,因為生活簡單而滿足,所以食物純淨而豐饒。

在這個烏托邦裡,
農人們,需要一個朋友,在產地,幫忙配送田間的收成。
家庭們,也需要一個朋友,在產地,幫忙準備餐桌上安心的食物。
媽媽們,需要一個天地,施展手作食物的智慧和換取生活所需,
孩子們,也需要一個天地,開啟自我,滋養他們美好的未來。
我們,就是那個朋友。村落,就是那個天地。

持續支持菜舖子的朋友們,
我們邀請大家免費前來參與,相關細節請參考邀請函中說明。
為了好好招待大家,無法同時接待所有朋友,
若符合以下資格,希望大家能來到田裡一同聚聚。

-----------以下為2015年9月份活動內容及邀請函------------


 

 
2014/12/01

我順應自然地種田,在山下自己的農場裡。

每天早晨,天方亮,猴子呼嘎結伴、穿過樹林,往鯉魚潭的山頭前去。

 
2014/07/15

邦查農場種植的有機黃豆,今年收成很好;

大王種植的有機黑豆也採收完畢。

連續幾週的烈陽,黑豆、黃豆日曬工作都順利完成。

接下來要開始挑豆子囉!

挑豆子完全靠眼力,一顆一顆人工篩選,

青的、扁的、蟲咬的、破損的、醜的,全部都挑掉。

人多時,邊工作邊聊天,

媽媽們最喜歡談心、說八卦。

獨自一人挑豆子,就像靜心一樣,

心無旁騖沉浸在其中,進入一種無思想狀態,

是讓腦袋休息的好方法 。

有興趣體驗挑豆子的朋友歡迎來報名「一日挑豆人」

 

【打工換菜】一日挑豆人

■內容:挑選在地黃豆和黑豆

■時間:8/18~7/29 10:00-18:00(擇一日參加)

■回饋:會準備一份蔬菜讓你帶回家(若無法當日帶走,可改為宅配寄送,需另付170元的運費,請事先告知)

■地點:大王菜舖子

■報名限制:僅接受高中以上朋友參與。

■注意事項:

‧請配合體驗時間,準時到達,若有變動,請提前告知。

‧需要住宿的朋友,可參考住小村(住宿資訊)

■報名方式:請以E-mail 聯絡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第 1 頁,共 4 頁

大王菜舖子行動版訂菜服務
手機或平板電腦,直接掃描左側QR Code,或是輸入 app.buylocal.tw ,即可進入大王菜舖子手機版訂菜系統,隨時隨地使用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訂購與查詢訂單。

** 支援 iPhone、iPad、或 Android系統 2.2版以上手機或平板電腦。建議使用行動版 Google Chrome 瀏覽器效果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