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Panel

首頁 > 山下講堂 > 農法學堂 > 【為了村落】我那可愛的小村
2015/07/06

【為了村落】我那可愛的小村

 

2011年,我把菜舖子搬進一個小村落「平和」。
為了回到我那可愛的小村。

我的故鄉,在台南一個鄉下的小村落。
小時候,那是個非常可愛的小村。
村子遠處,有曾文溪流過,那是條一百多公尺寬的大河,
大雨過後黃流滾滾,夜行的鰻魚就藏在其中,
大雨過後,我一定會窩在河邊草欉裡,釣鰻魚。

村外不遠,有廣闊的稻田,
縱橫阡陌間的小圳溝,躲藏著無數的螃蟹和蝦子,
小圳溝穿過高速公路下的黑暗涵管,
那兒是大土虱的巢穴,每次經過,都會被吸進洞裡,
一直到洞口光線暗了,才不甘願地爬出來趕快跑回家。
我是廟口廣播聲尋人啟事的常客,
常常玩過了頭,過了吃晚餐的時間。

從小,我就是個小幫農,課後的下午,我常常在田裡幫忙採蕃茄,
每一個人家都會有田,去隔壁雜貨店老闆水盛伯的田幫忙,
他會給科學麵和沙士做交換,有時會給冰棒。
那是個交換多餘的美好年代,
從小在大河畔長大,我當然是個釣魚高手。
常常有村人送自家採收的水果給我老媽,那其實是我送去的魚換來的。
說小村可愛,是因為那好玩的田野,也因為那友善的村人們。

是的,我想念那可愛的小村,她已經不存在了。
「平和」在鯉魚山下,荖溪穿過人家,有美麗廣闊的田野,
也有知足友善的村人,很像我的故鄉。

但是,她跟一般的村子一樣,田地多荒著、青壯人口嚴重流失。
我的孩子菜菜子在村子的國小唸一年級,學校的孩子的爸媽,很多不在身邊、多在外地工作。
我想守護這個村子,努力用菜舖子的力量,讓村子變好。
讓田地有人耕、種田的人能有穩定的收入,我相信一切就會跟著慢慢變好。

所以,我決定把菜舖子搬到平和。

要搬到平和小村並不容易,大部分閒置的房子多破舊如廢墟一般。
我選了一個空間大一些的廢墟,租了之後花了一整年的時間,
和超乎預料的花費,把菜舖子完整的安頓下來。
接下來的三年,我們一步一步實踐著支持村落的理想。


開山下講堂,讓孩子過真正的村落生活

我另外又租了三個老房子,成立了「山下講堂」。
它們也都是廢墟般的空屋,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成立這個講堂,是為了帶領孩子們過好的村落生活,讓它們愛上村落。

我們和村子裡的平和國小合作,開設課後輔導班,這是不一樣的課輔,
上的是自然生活課,校長說我們是全縣唯一不用寫作業的課輔。
課程設計都是以田地和村落生活為主體,
包含了自然手作(木工和自然建築為主)、自然農耕、手作食物、生態採獵四大主題,
目的在把村落生活的所蘊含的知識,傳授給孩子們。

我們帶孩子們一起作麵包窯、一起做野地木工、一起種田、一起採收作果醬、一起設陷阱抓青蛙。
我相信,村落和自然野地,將開啟他們不一樣的未來。
那是我所走過的路。



陪伴媽媽們,從事自然農耕、換取生活收入

住在村子的時間久了,和喜歡種田的媽媽們漸漸熟了,我開始引導她們從事有機耕種。
她們並沒有自然種植的觀念,所以我們設計了一個合作方案。
從犁地翻耕、雜草抑制、肥料的選擇與施用、一直到收成的整個管理,
都必須按有機甚至自然農耕的標準,我們陪伴提供一切的諮詢輔導與協助。

田裡的收成由菜鋪子負責銷售,媽媽們可以放心種田,放心的換取生活收入。
菜舖子有固定的社群家庭,也很清楚她們需要的食材。
我們把這個需要和媽媽們想種的作物連結起來,一起討論確認每一季的種植計畫。
這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合作,今天春天,合作已經開始。

現在有四個媽媽,在她們的田裡,種下了蘆筍、山藥、薑和地瓜,用自然的農耕法。
這樣的合作看起來很微小,但卻是很美好、也很重要。
它確確實實地可以給村子裡的媽媽小農,帶來生活的改善。
我們正持續運用菜舖子的力量,擴大這樣的合作。



成立農法學堂,迎接青年農人回來

在村子,一直都是搬入的人少、離開的人多。離開的,大都是年輕人。
還是有不少年輕人,喜歡從小長大的家鄉,
但是,村子裡都是一般人家,沒有什麼工作。
我試著用菜舖子所建立的社群力量,給年輕人喜歡的工作,讓他們有機會回來。
於是,我在山下講堂裡頭,設計了「農法學堂」,為了要讓自然農耕變成年輕人喜歡的工作。

這個學堂專門收年輕的農夫學徒,教授「自然農耕法」,
許多年輕人來到村子,學習不用肥料與農藥、也不太需要除草和翻耕的農耕法。

這個學堂也教授「自然生活法」,
農夫不能只是會種田,還要會木工和自然建築、會料理和保存食物等等。
這是我對學徒的要求,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人,確實大大減少了生活上的金錢需要。

學堂復耕了村子裡的3公頃休耕地,作為實習農場,
而且提供免費的餐食和住宿,讓他們能夠很實際且安心的學習。

今年,其中一個學徒阿瑋成熟了,決定留在村子裡,成為新的村人,真是令人高興。
我們為他在村子裡租了一塊田,一起討論種植計畫,種下了黃豆,
由菜舖子會負責銷售收購所有的收成,他只要安心的種田。



如果不為了村落

這個小村子外的山下,
有廣達一百公頃的有機專區,裡頭有10來個有機農場。
這麼大面積的有機農場,沒有其中一個農場是屬於村人的、
沒有一個孩子會去農場玩耍、農場不會設想給村人工作、
也不會與村人們合作。
這是沒有村落的農業。
農場再大收入再好,村子也不會變好,誰會關心村子。
這幾十年來,台灣的農業,就是這般景況。

這個村子,本來是個退輔會所屬的「大同農場」,
農耕是村人的生活,也給村人溫飽。
三十年前,村子的農場關了,成了沒有農耕的村落,
溫飽的工作沒有了,孩子的遊戲場也沒了,生活就變了。
人搬走、屋子空了,村子沒落了。
沒甚麼人認為,村落就是該有農耕;
沒甚麼人認為,土地可以養活人。
於是,搞開發、搞觀光,弄得只剩下迎合觀光客的生活,
誰能受得了那種日子。

如果農業不是為了村落,那是為了甚麼呢?
農耕之於村落,就像靈魂之於身體。
沒有村落的農耕,就像遊魂,沒有了身體,那要怎麼傳下去?
沒有農耕的村落、只剩空軀,沒有了靈魂,那要往哪裡走去?

這幾年,我讓菜舖子下鄉,就是為了村落。
為了在村落建立自然農耕,為了讓田地養活人。
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陪伴和追求,需要一群人長期穩定的支持,才能持續向前。
朋友們,如果你也認同這樣的理想,請加入我們,讓我們有更穩定的力量。
讓我在小村裡,施展你們的力量。

大王菜舖子行動版訂菜服務
手機或平板電腦,直接掃描左側QR Code,或是輸入 app.buylocal.tw ,即可進入大王菜舖子手機版訂菜系統,隨時隨地使用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訂購與查詢訂單。

** 支援 iPhone、iPad、或 Android系統 2.2版以上手機或平板電腦。建議使用行動版 Google Chrome 瀏覽器效果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