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Panel

首頁 > 物產情報 > 食材產地
2009/01/11

寒冷的一月初,菜舖子一行人來到台東的鹿野,去看看即將採收的楊桃園。早在一年多前,就聽說在台東有人用秀明自然農法種植鳳梨和楊桃了,那時心想,有機會一定要去拜訪他們。農場的主人義隆,在決定來台東之前,在新竹科學園區擔任主管,雖然有著不錯的薪資,但每天加班到九點十點也是家常便飯,隨著工作時間越來越長,離自己的內心也就越來越遠,這讓他不斷思索著,生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有沒有可能多點時間陪伴成長中的孩子呢?

 
2009/12/23

在天氣微涼的秋末,菜舖子又一次到了加納納(Kalala)部落。阿美語Kalala意指籃子,這個部落的形狀,就像個籃子,底部是平的,部落內的聚落大部分聚集位置於此,在台九線上276公里處,一個不起眼的轉角彎進來便是。這次的到訪,極大原因是為了與當地耆老見面,請他們回憶從前在這塊土地上,種植了哪些傳統作物。生存力強悍的原住民,從前打獵、辨認動物排遺以分析行蹤、清楚滿山遍野的植物特性,能隨手摘採可食野菜,與大自然更融合地共生著。

 
2009/05/17

 

今年三月,花蓮縣府專責輔導有機栽種的朋友告訴大王,瑞穗有對老夫妻加入花蓮縣政府無毒農業,轉型用有機方式栽種,且通過無毒的檢驗,但不擅行銷,需要幫忙出貨。我們特地到瑞穗一趟,黃永兼大哥夫妻熱情迎接。未進入果園前,已聞到陣陣花香,黃大哥說果園大多是種香丁,一進入果園,就可看到樹上許多飽滿的果實,枝葉間綴滿白色的花。我疑惑的問著「果實和花怎麼同時高掛枝頭?」「這些花可是明年的果實喔!」黃永兼大哥解釋著。

 
2012/05/13

在台東海端,南橫公路的入口,有一處有機農場,叫做「小小自然農場」,胡金至大哥是這個農場的主人,他為了使父親能夠重拾健康,回鄉種植甜蜜桃,因為含有的有機鍺能夠調養父親的心臟病。身為布農族勇士,傳承了布農族尊重自然與萬物和諧共處的精神思想,民國七十八年,他開始實施自然農法、並通過MOA有機認證。

 
2013/03/11

在花東縱谷低海拔地區,繼人稱五月桃的甜密桃之後,豐水梨、新興梨相繼接手上場。豐水梨、新興梨都是果汁豐富,果肉香甜、風味沁心,大口咬下,滿足感十足,是炎熱的夏季裡頭,非常清涼消暑的水果。

水梨主要生長在溫帶地區,平地並不適合,因此平地的水梨,多是使用來自日本的花苞,高接在像橫山梨果樹的枝幹,開花結果,所以,會看到枝幹上突兀冒出的果實,在前端還有接枝用的膠帶。 

在花東縱谷裡頭,有機種植水梨的農友很少,只有一位蔡惠芬大姐,是只有幾分地的小型家庭農場--闔家果園,位在吉安鄉干城地區,在銅門水力發電廠附近的山腳下,果園汲取來自高山的水源,乾淨清澈、沒有污染,造就了水梨甘甜多汁的風味。
 
2009/11/22

小時候,太陽下山之前,阿嬤會對著在屋外喊「撿雞蛋喔!」我們家屋後養了一些雞,鄉下養雞少有圈養,大多放任到處跑跑,到了晚上牠會自己回來,到雞舍裡過夜休息。雞喜歡在舒服的地方下蛋,不一定在雞舍裡頭,有時會在乾草堆裡、或在牆角的柴火堆後,一隻雞一天最多只生一顆蛋,我們幾個小孩爭相翻找,看誰撿得蛋多,實在好玩,快樂的事令人忘不了。

以前鄉下的雞,在樹下隨意覓食,或在樹林間飛躍,自由自在,每隻都看來健壯,少有疾病。現在商業化生產的雞,大多被圈在一個小木格子,吃睡都在那兒,實在可憐,雞很愛運動飛耀,少運動和空間束縛,對牠們實在折磨,和人一樣,不快樂的環境很容易生病相互傳染,造成抗生素使用氾濫。為了讓雞快快長大,飼料裡頭通常添加了生長激素,三個月就可以收成,但是牠們通常半年以上才成年,商業化的食物生產,真是個大問題。

 
2013/01/11

Peter和永順大哥是花蓮的新移民,離開了實驗室,決定自己來作豆腐,一路從台東往北,尋找適合的場所。最後是花蓮的水質,讓兩人停下腳步,租用壽豐一座退輔會的廢棄醬油廠,開始做豆腐。Peter吃素多年,黃豆製品一直是餐桌上重要的食材,但每年衛生署公布的食品檢驗結果,豆製品沒一年合格的。「豆製品很營養,卻也容易腐敗如果按照傳統的販賣與包裝方式,不加點防腐劑是不可能的。」

 
2012/11/12

佳豐有機農場,靜落在兩山之間的縱谷平原上,這裡,地下泉水豐富,潺潺溪水,從山上帶來源源不絕的有機質,非常適合耕種,日本人也因此建立移民村,取名豐田。

李大哥,從小跟著父親務農,接手管理農場之後,體認到農藥與化肥對身體與土地的傷害,開始轉作有機農法,並取得有機認證。多年的務農經驗,加上窮究且不服輸的性格,使李大哥具備高度的有機農耕專業。

 
2008/09/13

每天早上,我們家有自己打豆漿喝的習慣,因為黃豆是很棒的食材,它有豐富良質蛋白質,可以替代動物性的蛋白質的攝取,可說是「田裡的肉」,此外還富含鈣、鐵、維生素 B群及大量的膳食纖維,我們要追求健康,飲食中少不得它,應該把他列入每日必吃的食材。

一直想買在地的有機黃豆,之所以這樣堅持,是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相信大家也能明白,在地風土下生長的食材,最能調養在地生物,這是自然的道理。不過,我在市面上遍尋不著在地黃豆,很幸運地,在花蓮羅山村一個小農家找著它。卻很可惜地,小農家種的量很少,只供自家用不足以分享,我只好繼續找尋。黃豆不難種,卻因國與國之間貿易利益交換,低價的進口黃豆壓垮台灣黃豆,農民不種黃豆,已經好久了,後來,我也因此有些放棄的念頭。
 
2013/08/19

一個人在生活上,需要多少才是足夠?這個思考在和小鄒見面後啟動。

第一次見面,鄒媽媽面對著奇萊山,安靜地收菜,收音機播放著老歌曲,伴隨著鳥叫,網室裡有種靜謐平和的氣息。幼稚園的孩子,在休耕的玉米田玩著自己發明的遊戲。木瓜溪畔,遠方的奇萊山脈層疊交錯,腰間繫著淺白色的雲霧。「很美吧!」小鄒──鄒仁方衝著我笑,自豪地說著,淌汗的手沒停過。

聽聞小鄒已有一陣子了,去到「溪畔有機農場」見著了本人,才發現那些傳聞並非故作神秘,而是他自滿於剛剛好的生活:菜優先給自家人,照顧家人的健康,老人家身體健朗、孩子也有個地方可以碰土,玩得髒兮兮;多的則賣給朋友和熟客,剛好就好,不高聲喧嘩,低調而滿足。

 

大王菜舖子行動版訂菜服務
手機或平板電腦,直接掃描左側QR Code,或是輸入 app.buylocal.tw ,即可進入大王菜舖子手機版訂菜系統,隨時隨地使用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訂購與查詢訂單。

** 支援 iPhone、iPad、或 Android系統 2.2版以上手機或平板電腦。建議使用行動版 Google Chrome 瀏覽器效果最佳。